中国科技新闻网10月9日讯(成方)上市不足一年,主攻大陆婴幼儿市场的奶粉商中国飞鹤,股价涨幅足以在港股市场有一席之地。

  2019年11月,中国飞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飞鹤”)在港交所挂牌交易,每股发售价7.5港元。上市之后的中国飞鹤,开启了持续上涨的牛市行情,直至2020年10月9日盘中,股价超过18港元。按此计算,上市以来,中国飞鹤涨幅达到140%。

  中国科技新闻网注意到,中国飞鹤股价持续走高的同时,外资股东国际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大摩)也对该公司股份持续进行减持。不仅如此,上市以来,做空机构对中国飞鹤的质疑也并未远去。

  大摩9月减持2.76亿股

  9月17日,中国飞鹤股价在连续多日上涨后大幅低开,跌幅逾3%。与此同时,该日早间超过1亿股交叉盘上板,涉逾23亿资金。经济通中国站的报道显示,中国飞鹤股价较9月16日收市价折让近半成,疑似股东配股出售。

  9月24日,港交所权益披露信息显示,中国飞鹤外资股东大摩完成对该公司减持,减持股份数量为1.22亿股。结合9月17日中国飞鹤出现的交叉盘17.88港元的价格,大摩此次套现金额或达21.81亿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的9月初,大摩也对中国飞鹤持股进行了抛售。

  港交所权益披露显示,2020年9月4日,大摩完成减持中国飞鹤1.55亿股股份。此前两天,港交所消息显示,中国飞鹤于9月2日开市前录得1.54亿股交叉盘,每股15.05港元,涉资23.25亿港元。据报卖方为摩根士丹利私募股权基金。

  这也意味着,仅仅在9月内,摩根斯丹利对中国飞鹤的减持数量达到2.76亿股,合计套现金额超过45亿港元。

  拉长时间线,早在2020年5月14日,中国飞鹤上市半年限售期满后,摩根士丹利即对中国飞鹤进行了首次减持。

  据港媒报道,5月14日,大摩私募基金配售中国飞鹤共2.934亿股,每股作价13.25港元,共套现38.7亿港元,每股作价较上一交易日的收盘价折让10.95%。

  而在曝出减持当日(5月14日),中国飞鹤股价跌逾11%,其一并回应称,摩根士丹利投资入股飞鹤,作为财务投资人,既有投资成本也有回报需求,因而二级市场减持属于正常市场操作。根据市场惯例,此次减持后摩根士丹利将进入锁定期,目前摩根士丹利仍为公司主要股东,会持续给予公司多方支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打脸”。摩根士丹利9月两次减持,隔空回应了中国飞鹤5月发布的公告。大摩减持是否会对该公司股价产生持续影响?中国科技新闻网就此致函中国飞鹤,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两遭做空机构阻击

  2019年11月,上市仅七个交易日,中国飞鹤遭遇做空。

  做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飞鹤具有与其他财务欺诈案一致的特征:相较于同业而言,2018财年营业利润率为26%,生产资产回报率为165%,位列市场前5%,极为反常。自由现金流入已累积为约6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现金余额(不包括质押存款),相当于营收的51%左右。然而,中国飞鹤在过去5年内没有派发任何股息,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中国飞鹤的现金是否受困于中国内地,或者最坏的情况是,其捏造了部分现金额。

  中国飞鹤则在澄清公告中否认GMTResearch报告所载所有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严重失实、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投资者。

  8个月之后,中国飞鹤再遭做空。Blue Orca发布沽空报告显示,中国飞鹤通过未披露关联方物流公司而造成收入膨胀。飞鹤旗下物流公司实际上由飞鹤员工所管理,并非其所坚持的独立第三方。当飞鹤将产品转交给隶属于公司的物流公司这一瞬间,即确认收入。这样的制度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夸大销售的机制。

  2020年9月21日,中国飞鹤发布的中期报告显示,2020年前6个月,该公司实现收入870.66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47.8%;实现净利润27.53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增幅57.2%。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这样的业绩表现,可谓远超出同行一般经营水平。根据半年报梳理,2020年上半年,A股伊利股份、光明乳业以及同为港股的蒙牛乳业等净利润均出现下滑局面。其中,蒙牛乳业净利润为12.12亿元,同比降幅41.7%。

  是同行的“衬托”,还是另有隐情?上市不足一年,叠加外资股东持续减持,中国飞鹤的长期业绩表现仍需时间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