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一、钢材需求演变大致三个阶段,区域分化是焦点;

  1、需求不同阶段的市场表现不同;区域价格演变是现货特点

  2、库存下降速度和节奏折射货源结构。

  二、矿石产业结构筑顶阶段和交割情绪交织共存;

  1、矿石货源已经改变,只是交割现实和干预的交织。

  2、需求驱动大致分为预期缩量和现实需求结构下降方式。

  正文:

  过去一周行情继续震荡调整冲高,目前在没有突破高点之前,暂时按照高位震荡对待;钢材处于“现货弱现实开始走强+期货强预期开始兑现阶段”,因为预期和现实从各自角度存在突破口;矿石则完全相反,处于“弱预期看螺纹和强现实松动的博弈筑顶阶段”。

  简单看,只要钢材走需求逻辑,那么货源不是问题,钢厂产量和炉料需求都不是焦点,对于矿石等炉料而言,价格跟随性上涨是大概率;反之,如果螺纹期货下跌,结合目前的现货诗经情况,那么螺纹下跌必然引发矿石的替代边际压力,那么短期价格有联动,所以简单的总结,我认为联动具备,只是矛头继续看材,但是振幅则炉料更具弹性。

  本周分析,策略题材的演变状态。

  螺纹和矿石产业供求演变及联动时间窗口

  一、钢材需求演变大致三个阶段,区域分化是焦点;

  7月开始的上涨就是资金和需求预期增量的炒作,价格强势上涨之后,现货需求消耗量开始增加,成为主导行情走势的关键;无论市场资金如何预期,货币政策如何强化,焦点看,货币的杠杆率有所下降,这个层面只能看股市和黑色联动分化的起点。

  只是需求预期增量兑现期货领涨,接下来现货不及预期、符合预期和超预期是价格上涨的起点,简单看现货影响价格上涨的高度,区域价差分化是重点。

  1、需求不同阶段的市场表现不同;区域价格演变是现货特点;

  需求演变的特点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社会库存挂点预示消耗增加的起点,也预示无论库存数据增加或减少,时间是在需求增加的节点上,且随时间呈现递增模式;

  御前雨季进入西南和华北以及东北,这也是雨季结束收尾的信号,接下来就看雨水北上再南下的阶段。

  该阶段需求消耗增加,只是增加的幅度受到限制,所以现实需求消耗加速慢,再加上产量的变化。

  简单看,目前库存的下降更多是转移货权,所以库存增减有波折;再加上目前终端资金的相对吃紧,等待资金到位的刺激,从下游降成本角度看,价格有下跌的概率和季节性情绪规律;

  该阶段需求兑现达不到预期的增量,是价格下跌的时间窗口,只是该窗口的预期在,所以思路更多是组合交易或单边等待盘口的破位参与,波段交易为主。

  第二阶段是消耗加速释放阶段:

  上半年被压制的需求+雨季长延迟的需求+冬季疫情的影响等,再加上今年的经济目标的追赶诉求,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我认为需求会出现集中赶工的阶段,这个阶段就是库存降幅最大阶段,也是表需冲击峰值的阶段。

  该阶段需求兑现之后,接下来的时间和库存最快的下降结构都已经明确,从资金预期的拐点结构看,这属于第二个下跌的时间窗口,而且该时间窗口的结构需要根据第一个时间窗口确定。

  如果行情继续震荡延续到这个时间窗口,最积极的状态就是需求大增,投机释放,区域价差拉大,库存大降,这谁产量的瓶颈炒作,但是该阶段的时间还是受到约束,短期就是短期状态,无法持续。

  第三阶段属于峰值延续结构的区域强弱交替(南强北弱)

  该阶段的时间点在国庆节之后,所以暂时不做细致分析,大致脉络就是区域价差的扩大方式,以及库存下降的方式,以及产量水平结构驱动。

  2、库存下降速度和节奏折射货源结构。

  正如上面的分析,目前的库存下降是因为投机的释放,库存增加则是备货之后消耗没有加速形成新的采购动力,随时间递增,库存下降是确定的,前奏从成交展望,月底消耗会加速,但是消耗和价格是两个概念。

  至于产量变化,目前一直没有炒作的时机。

  另外,期货调整属于移仓结构:

  螺纹近月多单移仓积极,形成近月弱于远月的结构;后面空单移仓形成近月强于远月,只是移仓是震荡上涨的移仓还是震荡下跌的移仓结构;从确定性看,我认为正套跨期组合还有空间和驱动,只是需要时间。

  另外,基差的期现组合,大致分为,深套亏损的头寸,盈亏临界点的头寸和浮盈的头寸三个部分;从现货成交的规模和时间看,价格有下跌的预期,但是下跌需要催化,也预示股市的情绪带动也需要注意;

  如果股市后面存在再次加速冲高,那就看黑色的表现,按照7月的状态黑色不排除冲高,若出现类似情况,也预示第一时间窗口过渡到第二时间窗口。

  节奏上期货略强或稍弱于现货,然后关注区域价差的分化结构。

  简单的总结看,螺纹要做空,目前可以配置现货和远月的空单,也可以近远月的跨期组合;单边就是等待破位的做空信号。

  而且,只要螺纹出现下跌行情,结构性压力形成的矿石下跌的动力才会更强,联动下跌才会形成;否则钢厂需求不差,矿石的抗跌或强势又是螺纹的烘托。

  二、矿石产业结构筑顶阶段和交割情绪交织共存;

  矿石价格具备下跌的条件,比如货源结构支撑减弱,只是库存低没有压力;需求总量看钢厂,但是需求驱动两个维度,一是钢材下跌的负反馈预期矿石需求下滑压力,一个就是现实需求下滑压力目前具备结构调整压力,但是持续下滑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所以矿石总需求的结构调整压力形成,我认为筑顶是大概率,只是高点的不确定性仍在。

  1、矿石货源已经改变,只是交割现实和干预的交织;

  需求总量结构下,钢厂产量不下降矿石需求不下滑,所以价格下跌的难度太大,之前钢材上涨的阶段,钢厂消耗量不断增加情况下,总库存下降是价格上涨的动力,已经结束,总库存增加中再加上港口的压港规模是去年的2倍,有货源只是流通性没有兑现(不确定的风险点)

  海外需求的下滑成为块矿和球团港存增加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就是国内需求偏好没有改变,所以块矿和球团库存大的同时,与粉矿价差小,有利于刺激钢厂改变需求偏好。

  粉矿库存增加,所以没有强支撑,只是目前支撑局限在交割货源的问题上;再加上近月持仓高,所以价格上涨支撑有限,但是下跌约束在,接下来就看,螺纹的引导和交易所的指导之间的博弈。

  2、需求驱动大致分为预期缩量和现实需求结构下降方式。

  需求结构压力开始增加,但是不明显,简单靠矿石需求结构对价格继续上涨不利,压力在增加,但是不突出,需要引导和催化。从需求驱动看,大致两个层面:

  一是螺纹行情驱动的负反馈预期逻辑,螺纹期货下跌更有利于矿石的下跌;也是强现实和若预期结构下的调整思路,只是下跌深度一看螺纹期货的下跌力度,二看钢厂产量。

  二是现实需求的下滑,粗略氛围两类,一种是替代性的结构下降,有压力,但是需要催化。比如目前废钢与矿石的替代边际出现,这也是目前矿石筑顶的主要条件之一,压力随时间递增。

  另外一种是钢厂的产量趋势性下降,也就是价格下跌形成利润压缩,倒逼产量下降的,目前该部分暂时看不到。

  所以矿石整体上,价格上涨的动力减弱,但是下跌强度还需要催化,结构上要下跌看螺纹的引导,再结合09合约持仓大,后面不排除移仓带来的振幅加大的风险,所以,操作目前个人倾向于配置止损,把握波段做空机会。

  结合矿石的产业状态,以及政策调整的现实和预期,我认为螺纹下跌容易形成联动,否则高位震荡筑顶,交易风险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