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流动性趋于宽松,市场利率整体呈下跌趋势,今年叠加疫情因素影响,货币宽松加码,贷款市场利率加速下跌。不过银行存款利率却没有相应下跌,普通整存整取定存利率甚至不降反升。

  根据零售金融新视角监测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普通定期存款各期限平均利率均小幅上涨,和2019年12月相比,除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略有下跌,其它期限存款平均利率均上涨,其中1年期、3年期平均利率分别上涨1.1BP、3.3BP。

  流动性宽松背景下,为何定存利率不降反升?这和银行的揽储压力居高不下有关。

  存款一直都是银行的立行之本,存款不足会导致可贷资金受限,银行想要扩充信贷规模首先要吸收更多的存款。近年来存款搬家、存款变理财现象突出,银行揽储竞争加剧,所以尽管贷款利率大幅下降,存款利率并未同步下跌。

  不过,虽然今年普通定存利率上涨,但其它存款利率在逐渐走低,包括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在内,银行整体揽储成本是在下降的。

  根据零售金融新视角监测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1年期大额存单平均利率小幅上涨0.4BP,3年期大额存单平均利率则下跌7.9BP。贷款市场利率则显著下降,去年8月LPR改革以来,房贷利率持续下跌,今年首套房贷、二套房贷平均利率分别下跌28BP、27BP;消费贷利率跌幅最大,今年以来共下跌156BP。

  银行定期存款利率为何不降反升?

  大额存单中3年期发行量占比最高,也最能代表大额存单的资金成本,今年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持续走低,意味着银行也开始压降负债成本。

  除了大额存单之外,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也在下降。

  截至7月份,今年结构性存款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共下跌45BP,平均到期收益率共下跌10BP。结构性存款预期最高收益率不代表实际收益率,到期收益率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无法准确衡量结构性存款的实际揽储成本,不过仍然可以看出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收益率是明显下降的,降幅超过大额存单。

  6月初,部分银行收到银保监会的窗口指导,要求将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至去年末的三分之二,6、7月份以来结构性存款发行量及收益率均明显下降。中小型银行在银行网点、客户数量方面不占优势,对结构性存款的依赖度要高于大型银行,规模压降压力较大,其中部分资金将会由一般存款承接。

  相对于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而言,普通定期存款利率较低,今年银行主要压降高成本存款利率,即使普通定存利率上升,但在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利率均明显走低的情况下,银行整体揽储成本仍然是在下降的。只不过相对于贷款利率来看,存款利率降幅较小。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7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803亿元,同比少增5617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减少7195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1.55万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4872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1.8万亿元。

  7月份居民存款搬家现象较为明显,一方面是季节性因素,季度初,部分居民和企业存款会转为表外理财;另一方面是因为股市火爆导致部分居民存款流入股市。

  货币宽松导致存款利率、银行理财收益率下滑,且理财打破刚兑后导致其对投资者吸引力减弱,未来存款向资本市场或成为长期趋势,对银行来说,这也意味着以后拉存款会更加困难。为了维持存款规模稳定增长,银行需要压降自身利润空间,所以今年银行存款利率降幅要低于贷款利率降幅,银行普遍面临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水平收窄至2.1%,二季度进一步下降至2.09%,这也是导致上半年银行业净利润同比下降9.4%的主要原因之一,未来净息差仍有进一步压缩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