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申万宏源(行情000166,诊股)股权质押业务先后踩雷ST摩登(行情002656,诊股)和*ST瀚叶(行情600226,诊股),2018年和2019年计提减值准备额度均超过净利润的10%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今

  7月28日,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下称申万宏源,000166.SZ)发布的《关于部分限售股份解除限售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将于7月31日解除受限股份。

  具体来看,本次申请解除限售的股东为宜春金店,后者将其所持有的109.31万股限售股份数量全部解除限售。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申万宏源2015年重组合并上市时形成的限售股股份,公司已于2020年7月办理完成宜春金店持有的未托管股份的登记托管工作。

  数据显示,此次申万宏源解除限售的可上市流通股份总数为109.31万股,占公司A股股份数的0.0049%,占公司总股份数的0.0044%。

  近年来,申万宏源发展并不平顺,股权质押业务频繁踩雷,今年以来便踩雷了ST摩登(002656.SZ)和*ST瀚叶(600226.SH)。此外,该公司今年连收五张监管罚单,也对其内控敲响警钟。

  关于股权质押业务踩雷、多次被罚等投资者关注的问题,《投资时报》向申万宏源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日未收到回复。

  申万宏源归母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股权质押风险暴露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今年以来,申万宏源股权质押业务先后踩雷ST摩登和*ST瀚叶。

  申万宏源4月3日发布公告称其涉及重大诉讼:公司作为原告起诉3名自然人有关ST摩登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诉讼标的涉及本金9900万元。据悉,案件涉及的股票质押项目分两次发生,分别是在2016年6月及2018年2月。两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ST摩登第二大流通股股东翁武游从申万宏源共融入资金合计人民币9900万元。最早的违约发生在2018年12月,彼时,质押方翁武游就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的利息,且到期未按约定购回。申万宏源将股票质押方上诉至上海金融法院,2020年3月25日已获受理。

  5月11日,申万宏源发布涉诉公告称,该公司诉沈培今、朱礼静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已由上海金融法院于4月28日受理,涉诉金额为6.95亿元。据公告披露,2017年4月,沈培今与申万宏源签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以其1.75亿股升华拜克(后更名为瀚叶股份)作为质押标的,融资7亿元。其配偶朱礼静同时签约承诺对此债务负责。此后,沈培今提前偿还部分本金500万元,补充质押瀚叶股份1566.65万股。至此,经转增股本,沈培今向申万宏源质押的瀚叶股份股份总数共计3.35亿股。自2018年10月17日起,沈培今未能履约,申万宏源已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并获得受理。

  值得注意的是,为防范股权质押风险,2019年申万宏源大幅缩减股票质押业务,截至当年末股票质押业务融资余额为244.88亿元,较上年末大降43.94%。但年内仍然踩雷不断,涉及企业包括中信国安(行情000839,诊股)投资、中信国安集团、ST中葡(行情600084,诊股)(600084.SH)、达华智能(行情002512,诊股)(002512.SZ)等。

  今年3月27日,申万宏源曾发布计提资产减值公告称,2019年度,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人民币8.6亿元,减少当期净利润6.45亿元。从主要项目来看,债权投资计提2.63亿元,主要是融资人违约,抵质押物不足以补偿。应收款项计提2.04亿元,主要来自对年内新增的已发生信用减值的应收款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1.78亿元,来自账面价值与预估可回收金额的差值。而与股质业务直接相关,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信用减值准备1.61亿元。而申万宏源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57.35亿元,计提减值准备幅度超过净利润的10%。

  至此申万宏源已连续两年计提资产减值超过上一年净利润10%,2019年2月2日,申万宏源公告称,2018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67亿元,将减少2018年度净利润5亿元,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3.97亿元。2018年度,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41.6亿元。

  据申万宏源今年7月9日发布的6月财务数据简报,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21亿元,同比增长49.35%;净利润8.54亿元,同比增长70.39%;净资产726.19亿元,同比增长6.68%。不论从资产,还是营业收入、净利润角度来看,申万宏源都是业内的佼佼者。但连续两年计提资产减值超过上一年净利润10%,以至于需要进行信披的情况,却是券商业内少有。

  申万宏源2019年计提减值准备明细

  数据来源:申万宏源关于计提减值准备的公告

  今年屡遭处罚

  在股权质押业务频繁踩雷的同时,申万宏源还接连遭到监管处罚,今年以来已吃到五张罚单。

  具体来看,1月13日,申万宏源在申银万国天天增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主办人季程,以及申万宏源资产管理事业部时任负责人顾鸿,分别收到来自上海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证监局表示,上述2人在相关资管计划中均未有效控制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从事逆回购交易的流动性风险,未按照穿透原则对交易对手的财务状况、偿付能力及杠杆水平等进行必要的尽职调查与准入管理,且产品部分投资违反产品合同中关于投资范围的约定。

  2月17日,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交易记录,申万宏源宁波分公司收到来自央行宁波分行的行政处罚,被监管罚款55万元,2名相关责任人被罚款3万元。

  3月底,证监会网站披露,时任申万宏源证券衢州县西街营业部副总经理罗蓓在任职期间通过实际控制其哥哥“罗某”的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截至调查日,罗蓓使用“罗某”证券账户交易股票金额1.1亿元,获利164.5万元。据此,证监会对其罚没329万元。

  6月8日,员工王玲玲在在申万宏源西部证券(行情002673,诊股)石河子北四路营业部任职期间,存在基金产品销售过程中违规对投资者做出盈亏承诺的行为,被新疆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7月3日,申万宏源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指定的某发行人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项目的保荐代表人林琳、方欣,因存在保荐职责履行不到位,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此外,今年以来,申万宏源已经三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和4月,申万宏源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18.8万元、11万元。7月15日,申万宏源又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58.6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