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壹财信

  作者:杨桦

  8月20日,舒华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舒华体育”)首次发行新股将上会,本次拟在上交所主板发行新股不超过5,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健所”)。

  此前,有媒体关注到,舒华体育存在增收不增利、业绩放缓、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与安踏体育关联交易秘而不宣等问题。《壹财信》通过研究后发现,舒华体育存在会计基础或薄弱、供应商也令人不省心的问题。

  会计基础或薄弱

  舒华体育成立于1996年,公司主营健身器材和展示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壹财信》梳理年报和招股书后发现,舒华体育存在多处信息披露不一致、审计报告未详尽披露会计估计变更、2017年报注册会计师签名处为空白的问题,舒华体育的会计基础或薄弱。

  年报与招股书数据存在”打架”问题。2016年8月17日,舒华体育在新三板挂牌,后于2018年7月26日在新三板摘牌。期间,舒华体育发布了2016年及2017年年报,其年报审计机构均为天健所。值得注意的是,其2016年及2017年报均进行了更正,通过比对更正后的年报与最新版招股书发现,有多处数据不一致。

  首先,独立董事的信息披露出现乌龙。舒华体育的独立董事陈金龙,2016年报显示其年龄为51岁,学历为博士研究生;2017年报显示其年龄却为46岁,学历变为硕士研究生;2019年最新版招股书显示,其年龄为54岁,学历为博士研究生。另一独立董事卢永华,2016年报显示其年龄为62岁,但2017年报显示其年龄为52岁,2019年招股书显示其年龄为65岁。独立董事苏伟斌,2016年报显示其年龄为45岁,学历为硕士研究生;2017年报显示其年龄为63岁,学历为博士研究生;2019年招股书显示其年龄为48岁,学历为硕士研究生。推算出2016年年报和招股书中的信息披露可以匹配,而2017年年报中的信息披露或是出现了低级错误。

  其次,2016年、2017年年报与招股书前五名应收帐款对应客户的账面余额不一致。2016年和2017年,招股书比年报前五名应收帐款合计账面余额分别多出864.24万元、823.78万元。

  最后,2016年报同招股书应付关联方款项信息不一致。2016年报中应付关联方款项处披露了3家应付关联方名称及应付款项数据,而招股书中则披露了5家应付关联方名称及应付款项数据。相比2016年报相同部分外,招股书中还显示存在应付关联方晋江市瑞福祥展架制造有限公司198.38万元,应付关联方福建省闽发铝业股份有限公司4.46万元。应付关联方账款总额方面,招股书比2016年年报多202.84万元,对此,不知是2016年报仅披露了部分应付关联方,还是其他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审计报告未详尽披露会计估计变更,年报注册会计师签名处空白。查阅舒华体育2017年年报时发现,2017年舒华体育发生了会计估计变更,变更内容为固定资产折旧年限及年折旧率。2016年,房屋及建筑物折旧年限为20年,年折旧率为4.5%,2017年其折旧年限变更为20-40年,年折旧率变更为2.25%-4.5%,然而,舒华体育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并未详尽披露这一会计估计变更。

  据相关规定,企业应当在附注中披露会计估计变更的内容和原因、对当期和未来期间的影响数,会计估计变更的影响数不能确定的,披露这一事实和原因。此前,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就曾因经其审计的某公司2016年度报告未披露当年度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测试方法中的会计估计变更而收到警示函。

  同时,舒华体育2017年年报中注册会计师签名处为空白,没有经办注册会计师的签名,不知舒华体育及天健所如何解释。

  供应商令人不省心

  查阅招股书及其他公开信息发现,舒华体育的供应商也让人不省心,存在频繁受罚、成立当年便成大供应商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舒华体育2018年度的第十大供应商为武汉正利得体育设施有限公司(下称”正利得体育”),舒华体育向其采购了室外路径,采购金额为988.15万元。企信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27日,也就是说,正利得体育在成立后三个月内便与舒华体育完成了988.15万元的交易金额。

  此外,舒华体育还有多家供应商收到处罚。

  佛山市现代铜铝型材有限公司为舒华体育2017年第十大供应商、2018年第四大供应商、2019年1-6月第四大供应商,向舒华体育销售铝材。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6年,其受到环保处罚7次,累计罚款43.47万元;受到行政处罚2次,处罚原因为生产冒用质量标志产品和使用未按照规定办理使用登记的特种设备以及使用未经检验的特种设备,累计罚款10万元。

  厦门宇动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为舒华体育2017年第七大供应商、2018年第五大供应商、2019年1-6月第七大供应商,向舒华体育销售健身车。2019年,其生产的动感单车因不符合强制性标准要求,收到厦门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的处罚。

  宁波锦诠科技有限公司为舒华体育2016年第十大供应商,2018年因在网页发布虚假广告,被宁波市奉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万元。

  浙江恒耀实业有限公司为舒华体育2017年第三大供应商,2016年至2018年,其收到环保处罚2次,累计罚款15.6万元。期间还受到行政处罚1次,主要系2017年其因消防设施未保持完好有效被慈溪市公安消防大队罚款5000元。

  福建华发包装有限公司为舒华体育2016年第五大供应商、2017年第八大供应商,2015年收到行政处罚19次,且2018年曾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福建省漳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综上,不知带着上述问题的舒华体育此次能否”闯关”成功,《壹财信》也将保持关注。

  The post 舒华体育”带病闯关”:会计基础或薄弱,供应商问题不断 aPPeared first on 壹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