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骆驼股份(行情601311,诊股)披露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0.7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4亿元,其中二季度归母净利润1.7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69亿元,同比增长37.7%,为2016年以来单季度最高水平。

  二季度的大幅反弹源自公司电池销量的增长。据披露,今年上半年公司电池出货量整体增长4%,在一季度公司停产超过50天的情况下,二季度公司加班加点生产保障供应,铅酸电池出货量同比增长约22%。同时,依靠稳定的供货能力,公司从下游主机厂拿到更多市场份额。

  “骆驼的员工越是压力大越是顶着上。”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公司一直在努力保障供应,不知不觉间,市场占有率得到进一步提升,“在主机配套市场,上半年市场占有率约为48%,去年底市场占有率为45%。路上每跑过两辆新车,就有一辆用骆驼的电池。”

  复工3天即满产

  “3天!复工3天我们就完全满产了。”刘长来介绍。

  刘长来回忆,3月10日,他参加了襄阳市重点企业家复工复产座谈会,当天公司召开专题会,全面启动复工复产,采购原材料,组织员工返岗。3月13日,公司正式复工复产。3月15日,公司襄阳各工厂基本达到满负荷生产。

  襄阳是骆驼的大本营,也是公司最重要的生产基地。截至2019年底,骆驼股份合计拥有3100万KVAH的铅酸蓄电池产能,其中有2100万KVAH在襄阳,占比约三分之二。

  疫情发生后,为确保稳定供货,公司第一时间组织提前发货,为公司和客户争取了一段时间。“幸亏有了这一步,不然货运不出去,直接影响客户的生产。”

  部分物流车辆最终未能赶在封路前抵达客户处。多方协调后,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完成交接。

  刘长来介绍,在尽可能为客户充足备货的同时,公司还通知各地的业务经理和销售人员留在当地市场,随时准备做好服务。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骆驼顺利导入红旗HS5/HS7、东风悦达起亚新K5、智跑、广州本田飞度、长安马自达CX-30这5款车型的量产供货,完成奥迪A6L、Q5L、A4L、北京现代悦纳、上汽通用探界者、昂科威6款车型的切换供货,上半年配套市场业务累计销量同比增长约1%,其中启停电池配套量同比增长近20%。

  “我们的一线员工特别拼,各项防控工作也落实到位,6700多名员工无一例感染。”刘长来说。

  产业闭环稳得住

  在汽车市场销售下滑的背景下,公司是如何取得增长的?刘长来认为,主要原因是公司拥有完整的循环产业链布局。

  “如果说生产和销售电池是1个产业,那我们有3个产业,再生铅冶炼是1个产业,销售服务与回收网络又是1个产业,骆驼做了这3个产业,并将产业较好地协同起来,建立整体优势,渠道能沉下去,成本能降下来。”刘长来说,尽管公司从事的是传统产业,但一直在进行模式上的创新。

  这是一个“生产-销售-回收-再生-生产再利用”的循环产业链:骆驼生产的电池卖给汽车主机厂或维修店,公司提供新电池的同时回收旧电池,旧电池随后进入再生公司回收铅,铅作为原材料继续生产电池。

  骆驼成立了30家省级分公司、230家地市级分公司,共签约经销商近2000家,终端网点35000多家,覆盖31个省区市。

  “设立分公司是为了更好地就近服务,缩短响应时间。在业务模式上,把新电池运出去,把旧电池运回来,节约了物流成本,也节省了渠道费用。上游原材料的采购和下游产品的销售渠道均掌控在自己手中。”刘长来介绍。

  同时,骆驼投资了6家铅回收企业(已投产5家),目前公司的废铅蓄电池年处理能力已达71万吨,回收的铅完全满足公司电池生产的需要,规划废铅蓄电池未来年处理能力超100万吨。

  刘长来介绍,循环产业链有不少优势:一是环保,解决了铅污染的问题;二是降低成本,通过回收实现铅成本可控;三是给消费者提供更便捷服务的同时,增加产品和品牌的用户粘性。

  “我们的销售也在和互联网对接,与一些平台公司合作,客户通过网络呼叫服务,我们半小时即可送达。”刘长来介绍,互联网业务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骆驼,该块业务近年来也获得持续快速增长。

  随着网络的全面铺开,骆驼股份在维护替换市场的销量持续上升,市场占有率目前已达25%。

  研发备战新能源

  作为传统电池行业的龙头,骆驼股份在新能源电池的浪潮中表现不算活跃。是传统电池的业务规模太大,导致其转型困难吗?

  “我们一直在反思这个问题。一方面,无论是品质质量还是成本控制,我们的铅酸蓄电池都实现了全球领先,市场也很好,这块业务不可能放弃;另一方面,锂电池龙头企业已有一定规模,与之正面竞争困难,我们需要找到一条新的路径,目前还是以研发为主,同时寻找机会。”刘长来解释。

  市场对铅酸蓄电池的巨大需求,是骆驼坚守的原因之一。“中国有2.6亿辆的汽车保有量,每年还要生产3000万辆,目前新能源车是100多万辆,其余的都是燃油车,需要启动电池。另外,新能源车也需要装一块铅酸启动电池。”刘长来说,截至目前,铅酸蓄电池市场依然繁荣,预计未来该市场还会存在。

  骆驼的战略是切入锂电池低压应用,抢占高功率、高安全、长寿命轻混锂电池市场。今年4月,由骆驼48V锂电低压系统平台独家配套的东风启辰星车型上市。

  “仍然是与主机厂配套,还是熟悉的客户,骆驼在这方面有优势。”刘长来介绍,公司48V启停产品获得日产5款车型定点使用;12V启停项目完成开发及送样,初步通过通用、菲亚特及标志雪铁龙的技术评审,并与宝马和戴姆勒开展紧密对接。

  此外,骆驼股份还在积极布局电机业务,公司与纯电动超级跑车公司克罗地亚RIMAC公司合资成立的中克骆瑞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从单一的电机电控生产向三电集成制造转变,目前具备年产5万套驱动系统产能,乘用车电机完成小批量供货。

  骆驼股份与武汉理工大学就燃料电池板块进行合作,骆驼集团武汉研发中心已具备检测燃料电池部分核心材料及关键部件、单体电池的能力,具备小功率电堆研发试制能力。

  “只要是与电池有关的,我们都关注。”刘长来说,公司始终坚持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目前在新能源业务领域已获授权专利104项,已申请待授权67项,涵盖动力电池材料、电芯、PACK、燃料电池结构、部件及电机电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