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罚单显示出被罚银行在内部治理和风险管控上出现了较大问题。  

  前段时间浦发银行(行情600000,诊股)因12项违规行为被罚2100万元的风波尚未平息,上海银行(行情601229,诊股)又因多达23项的违法行为收到了一张千万级罚单。在千万罚单的背后是银行业加强监管力度、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意识不断在增强。

  8月14日,上海银保监局行政处罚公开信息显示,上海银行因在2014年至2019年的23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没合计1652.16万元,其中被没收违法所得27.16万元,被罚款1625万元。

  这是上海银行上市后接到的最大一笔罚单。据媒体统计,2017年初至2020年6月30日三年半的时间内,上海银行及分支机构共计受到36笔行政处罚,处罚金额合计2351.49万元。

  银行业再现千万级罚单 上海银行因23项违规行为被罚1600万元

  (来源:上海银保监局)

  2018年7月,上海银行宝山支行违规发放贷款用于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朱乃荣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

  银行业再现千万级罚单 上海银行因23项违规行为被罚1600万元

  (来源:上海银保监局)

  据《每日财报》了解,上海银行2016年11月在主板上市,截至目前按照总资产、收入、净利润排序,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北京银行(行情601169,诊股)。这样一家综合实力强悍的城市银行为何会频频被罚、身陷诉讼纠纷呢?

  “23宗罪”多与贷款业务有关,两责任人被警告

  上海银保监局公布的这份罚单显示,单位名称为上海银行,法定代表人金煜。根据罚单信息,2014年至2019年,上海银行存在23项违法违规行为。

  银行业再现千万级罚单 上海银行因23项违规行为被罚1600万元

  (来源:上海银保监局)

  从公开展示的这份罚单内容来看,上海银行多项违法违规行为都与贷款有关,包括违规向资本金不足、“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以其他贷款科目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发放贷款用于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虚增存贷款等。

  业务经营方面,上海银行的票据业务、理财业务、委托贷款业务等都违反了审慎经营规则;

  业务管理方面,上海银行的关联交易管理、衍生品交易人员管理等也违反了审慎经营原则;

  此外,上海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监事会等重要管理人员也是出现履职不到位的情况,可谓漏洞百出。

  上海银保监局发出了2张对上海银行个人的罚单,包括邹丽静、朱乃荣,这2张罚单也均与贷款有关。

  2017年9月,上海银行市北分行部分流动资金贷款“三查”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邹丽静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被处以警告处罚。

  2018年7月,上海银行宝山支行违规发放贷款用于偿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朱乃荣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处以警告处罚。

  还需注意,此张罚单中多处用到“严重违反”、“严重不到位”、“严重不审慎”这类字眼,用词严厉,一方面反映出银行业监管的严格要求,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上海银行内控管理的严重缺失。

  三年被罚2351万,陷多起诉讼纠纷

  据《每日财报》统计,2017年初至2020年6月30日三年半时间内,多张罚单金额超过百万元级别,违规行为主要包括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同业资金投向合规性审查未尽职等。

  2019年9月25日,江苏银保监局公布5张行政处罚信息,上海银行南京分行和上海银行南京城北支行因“采用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分别被处55万元和50万元罚款。

  2019年9月12日,银保监会公告显示,上海银行北京分行因违规向无实际资金需求企业发放贷款和个别人员未经任职资格核准违规履行高管职责等违规行为,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整改,并被处8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9年8月21日,上海银保监局一连开出11张罚单,上海银行两家分行合计被罚350万元,成为其中被罚最多的金融机构。

  wind数据显示,仅仅是2019年下半年,上海银行的被罚金额就高达987.56万元。

  一方面是事业的蒸蒸日上、与各地分行形成地区战略性合作格局,一方面却面临高额罚款的行政处罚,上海银行多项业务问题背后其实是人员管理的混乱、内控制度的缺失。

  另据统计,上海银行陷入较多法律诉讼纠纷,截至2019年末,该行及其分支机构及境内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申请人且涉及标的金额1000万元以上。

  尚未取得终审判决的案件共计47起,涉及金额合计约80.13亿元;该行作为被告/被申请人且涉及标的金额1000万元以上,尚未取得终审判决的案件共计10起,涉及金额合计约10.34亿元。

  不良贷款率抬头 异地扩张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银行本次被罚的原因还包括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该行的贷款中,流向房地产的贷款占比较大,并且占比在上升。在公司贷款中,按行业划分,该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最大。

  2019年末房地产业贷款余额达到1543.91亿元,占该行贷款总额的15.88%,较上年末上升0.81个百分点;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不良贷款率为0.10%,较2018年末上升0.06个百分点。

  在个人贷款中,住房按揭贷款占比排名第二,2019年末该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余额为944.50亿元,在该行贷款总额中占比9.71%,较上年末上升1.16个百分点。

  上海银行罚单高发背后,《每日财报》注意到,近年来上海银行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趋势。2017年到2019年资本充足率从14.33%降到了13.84%,一级资本充足率从12.37%降到了10.9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10.96%降到了9.66%。

  而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却呈现出增长态势,2019年不良贷款率较上年增长0.02个百分点,达到了1.16%。

  同时,上海银行的异地扩张速度也逐渐放缓,不但上市后并未继续扩张,异地分行数量更在2019年末从17家降至8家,其中长三角地区的异地分行数量大幅减少。

  资本充足率下降、不良贷款率抬头以及异地扩张的颓势,都揭示着上海银行背后的内控管理问题,监管机关对其的多次行政处罚未尝不是一种警告。

  巨额罚单显示出被处罚银行在内部治理和风险管控上出现了较大的问题,需要进行严格整改。随着金融业“严监管”逐步常态化,监管方面对银行业乱象的处罚将成为监管重点。

  风声尚未停息,监管力度还会不断加大,如何在不确定性环境中立稳脚跟、顺势而为,摆在上海银行面前的,不仅要寻求多边合作、追求业绩创收,更要加强内控管理、改善资产质量状况。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