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知名经济学家、诺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周四(8月6日)撰文称,对新冠病毒时代的一个很好的预测规则是,不管特朗普政府官员说什么,都要假设会发生相反的情况。今年2月,当特朗普总统宣布病例数将很快接近于零时,你就知道一场大流行即将来临。当副总统彭斯在6月中旬坚称“没有冠状病毒‘第二波’”时,新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大幅增加显然迫在眉睫。

  当政府的首席经济学家库德洛上周宣布“V型复苏”仍在轨道上时,经济将停滞是可以预见的。

  周五,美国公布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7月份新增176.3万个工作岗位,远低于6月份的480万和5月份的270万,而且有证据表明,重新出现的新冠病毒正在削弱就业和经济复苏。上个月,失业率从11.1%降至10.2%,不过仍超过了2008-2009年大衰退期间的最高水平。

  各种民间指标,如ADP就业报告,已经表明,5月和6月就业的快速增长是死猫反弹,就业增长充其量只是缓慢爬行。

  ADP的数据至少是积极的――其它一些指标表明,就业实际上正在下降。但即使报道的少量就业增长是正确的,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在2027年前恐也不会回到新冠病毒感染前的就业水平。

  此外,ADP和非农报告都将是旧新闻――基本上是7月第二周经济的快照。自那以来,美国大部分地区要么暂停了经济重新开放,要么逆转了经济重新开放的趋势。有迹象显示,在5月和6月流产的复苏期间重新就业的许多工人又失业了。

  但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事实上,如果共和党人不认真对待并尽快实施另一项经济救助计划,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克鲁格曼称,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意识到新冠病毒引发的衰退会有多严重。显然,这是可怕的:就业率骤降,实际GDP下降了约10%。然而,几乎所有这些都反映了大流行的直接影响,大流行迫使大部分经济体进入了封锁状态。

  但没有发生的是消费者需求骤降导致的第二轮大规模失业。数百万工人失去了正常收入;如果没有联邦政府的援助,他们将被迫削减开支,导致数百万人失去工作。幸运的是,国会采取了行动,为失业者提供了特别援助,这维持了消费者支出,并使经济中不被隔离的部分得以维持。

  现在,援助已经到期。几个月前,民主党人提出了一项维持福利的计划,但共和党人甚至无法就一项反方案达成一致。即使达成协议――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这是迫在眉睫的――资金再次流动也需要几周的时间。

  被切断资金援助家庭的痛苦将是巨大的,但也会对整个经济造成广泛的损害。这种损害会有多大?克鲁格曼称,结果很可怕。

  与富裕的美国人不同的是,那些福利刚刚被终止的低收入工人无法通过动用储蓄或以资产为抵押进行借贷来减弱这种影响。因此,他们的支出将大幅下降。关于紧急援助的初步影响的证据表明,福利的结束将推动整体消费支出――经济的主要推动力――下降超过4%。

  此外,来自10年前紧缩政策的证据表明,由于削减支出导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进一步削减支出,出现了显著的“乘数”效应。

  所有这些加在一起,紧急援助的到期可能导致GDP下降4-5%。但等等,还有更多。各州和各城市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并且已经开始计划大幅削减开支;但共和党拒绝提供援助,特朗普错误地坚持地方财政危机与新冠病毒无关。

  请记住,冠状病毒本身“仅”使GDP下降了约10%。我们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另一场冲击,一种经济上的第二波,几乎与第一次一样严重。与新冠大流行不同的是,这次的冲击完全是自己产生的,这是由于特朗普的无能。

  问题是,这是怎么发生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随后的缓慢复苏就发生在不久前,它们给我们上了与当前困境直接相关的宝贵教训。最重要的是,那次经济衰退的经验表明,经济萧条不是纠缠于债务的时候,在大规模失业的情况下削减开支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但是,无论是白宫还是国会山的共和党人,似乎都没有从那次经历中学到什么。事实上,没有从上次危机中学到任何东西似乎是共和党经济顾问的必要条件。

  因此,目前我们似乎正走向一场更大的衰退――一场比2007-2009年更严重的衰退,与冠状病毒衰退叠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