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加剧。在深化改革、防范化解风险的政策下,不少中小银行选择加速抱团,尤其是农商行的改革重组力度正在不断加大。

  那么,抱团取暖能否达到1+1>;2的效果呢?

  中小银行抱团取暖

  8月3日,福建邵武农商行获批筹建。根据福建银保监局批复,福清汇通农商行、平潭农商行分别参股福建邵武农商行2000万股,占福建邵武农商行股本总额比例均为6.73%。

  7月27日,陕西榆林农商行筹建请示获监管层批复,同意陕西榆林榆阳农商行、陕西横山农商行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陕西榆林农商行,并承继前两者的债权、债务。

  7月28日,江苏银保监局批准徐州淮海农商行、徐州铜山农商行、徐州彭城农商行三家农村商业银行新设合并,筹建徐州农商行。这标志着历时两年的徐州市区农商行风险处置化解及改革工作基本完成。无锡银行(行情600908,诊股)、江阴银行(行情002807,诊股)分别拟出资认购徐州农商行预计10.95%和4.73%的股份。

  据兴业研究金融团队分析,目前区域银行并购重组的主要方向有两类:一是盈利能力强,所在地区发展较好的城商行或农商行寻求控股或参股省内资质稍弱的区域银行;二是省内机构合并形成更大的区域型银行。

  比如,四川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公告,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河南省三门峡市提出,拟合并三门峡湖滨农商行、三门峡陕州农商行,组建市级农商银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中小银行改革重组是一个早已有之的趋势,未来还会延续下去并得以加速推进。

  警惕“拉郎配”风险

  实际上,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4月21日召开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已透露,今年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会比较大,特别是进行市场化重组方面的力度和措施会比较多。

  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也曾坦言,当前受疫情和经济下行影响,有一些中小银行历史上也积累了一些问题,比如内控不完善、公司治理不到位,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对于这样少量的机构,我们还会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一行一策,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多种方式,比如直接注资重组、同业收购合并、设立过桥银行、引进新的战投等,加快改革重组”。

  根据银保监会5月发布的商业银行主要监管指标情况,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最高,达4.09%。

  截至2019年末,在4607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农商行的数量最多,达到1478家,占比达32.08%。多位专家分析,中小银行是我国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由于市场化改革和化解风险的推进,或将发生一些兼并重组,但县域农村金融机构法人总体稳定态势不变。为了确保中小银行的健康发展,未来监管部门将进一步加大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力度。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第二届小微经济发展论坛上则提醒,中小银行在处置风险时不能简单的拉郎配,这样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例如,破坏金融机构体系的完整性,立足本土、小而精的农信社受到打击,出现越来越多大型农村金融机构,转而追求大项目、大客户和跨区经营,不利于农信社下沉重心进行更好的“三农”和小微金融服务。